您当前的位置: 易购彩票_彩票 >> 供应链金融 >> 正文

供应链金融这些坑要提防!

2019-07-15  来源: 经济观察报   浏览量:
“承兴爆雷事件”的发酵,再次将供应链金融的虚假合同猫腻以及风控问题公之于众。

本网讯:“承兴爆雷事件”的发酵,再次将供应链金融的虚假合同猫腻以及风控问题公之于众。


实际上,近几年来不少上市公司纷纷布局供应链金融,原本指望借此顺利转型,却发现面临巨亏甚至“披星戴帽”的窘境。


值得注意的是,已有包括*ST华业((600240.SH)、*ST九有(600462.SH)、宁波东力(002164.SZ)等多个上市公司踩了供应链金融的“坑”。


“上市公司在考虑供应链金融业务时,必须考虑供应链金融的风险控制问题,思考商业模式能否持续,比如是否拥有行业核心资源,是否对行业全产业链充分了解。”中泰证券分析师戴志峰表示。


那些“坑”


记者梳理发现,仅2018年,就有包括*ST华业、*ST九有、宁波东力等多家公司通过公告披露了其在供应链金融业务开展中遇到的合同诈骗、失去有效控制等风控问题。


华业资本(现为*ST华业)传统主营业务为房地产开发,为推进业务转型升级和打造公司新的利润增长点,从2015年开始引入医疗金融供应链业务,运作模式为通过资管计划、合伙企业、信托计划等金融产品以折扣价收购供应商向三甲医院提供药品、设备、耗材等产生的应收账款,三甲医院会于到期日将按应收账款原值归还资金,从而实现投资收益。


然而,华业资本自2018年9月26起的陆续公告,揭开了该业务存在的重大风险点——应收账款债权造假问题。9月26日,其子公司西藏华烁投资有限公司投资的应收账款债权出现逾期,应收账款业务累计出现逾期未回款的金额为8.88亿元。28日,华业资本公告表示,公司委派律师对债务人进行走访,债务人表示相关债权协议上公章系伪造。当年10月8日,华业资本公告认为公司关联方重庆恒韵医药有限公司(下称“恒韵医药”)涉嫌伪造印章,虚构与医院的应收账款债权交易,可能导致公司遭受重大资产损失。


根据上述公告,华业资本截至当时应收账款存量规模为101.89亿元,全部为从转让方恒韵医药受让取得,而恒韵医药尚无合理解释,且其实际控制人李仕林处于失联状态,直接导致公司存量应收账款面临部分或全部无法收回风险。


涉及金额上百亿的“萝卜章”事件,让华业资本“一蹶不振”。2018年年报显示,华业资本全年实现营业收入48.87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64.38亿元,去年同期为实现净利润9.98亿元,同比下降744.99%。大华会计师事务所对其财报审计后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因此公司股票在2018年年度报告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起始日期为2019年4月30日。


今年6月21日,*ST华业公告,恒韵医药合同诈骗案实际控制人李金芳已被提起公诉,公司实际控制人李仕林已被批捕,案件尚在侦办中。值得注意的是,涉案人员还包括华业资本前董事兼总经理燕飞、前董事孙涛。华业资本表示公司与部分债权人达成意向协议,拟以未来可能追回的资产设立基金公司,用于债务偿还分配,先期金额30万元。目前,案件进展、可能追偿金额及追回时间尚存在不确定性。


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表示,每个供应链金融合同的设计,交易结构和框架逻辑都是成立的,但是底层资产或者基础资产是不是真实可靠的,不能轻易下判断。


同时他指出,供应链金融中的应收账款往往是滚动型的,不排除初期有真实的应收账款,但后期滚动阶段就未必是了。“基础资产是短期的,但借款是长期的,中间可能就没有基础资产支撑了。”


除了华业资本,九有股份(现为*ST九有)也踩“坑”供应链金融。九有股份在2017年斥资1.58亿元现金并购深圳市润泰供应链管理有限公司,不过,自2018年9月起,九有股份得知润泰供应链法人高伟因个人原因出国未归,润泰供应链业务被迫全面停止。此后公司通过多种途径,也未能与润泰供应链及其法人取得有效联系和恢复有效控制。


今年1月11日,九有股份公告表示,其失去对润泰供应链这个2017年营收占公司营收比例高达八成的重要控股子公司的有效控制,无法获得财务数据,润泰供应链生产经营业务停顿不能正常开展业务,公司及润泰供应链包括基本户在内的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因此不得不申请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自1月15日起更名为*ST九有。


宁波东力则是在其主营装备制造业绩整体下滑的背景下,于2016年耗资21.6亿元并购了深圳市年富供应链有限公司。该公司在2017年也确实成为宁波东力利润的主要贡献方。然而宁波东力2018年的7月1日的公告让市场大跌眼镜。宁波东力声称被合同诈骗,公司全资子公司年富供应链法人李文国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随后宁波东力在给深交所的回函中表示,年富供应链法定代表人李文国涉嫌在与公司签订并履行购买资产协议和业绩补偿协议的过程中,隐瞒年富供应链实际经营情况,财务不真实,以达到骗取公司股份及现金对价的目的。


2018年12月28日,宁波东力公告表示年富供应链正式宣告破产。然而后者对前者的影响不仅于此。根据宁波东力对深交所2018年年报问询的回函,公司为年富供应链5家银行的借款等融资提供连带责任担保,截至2018年12月31日担保的融资本息合计为13.96亿元,报告期内,公司对为年富供应链提供担保事项计提3.31亿元预计负债。


风控为本


“供应链金融本质上是金融,而金融的本质是风险和时间的错配,需要很强的风控水平,很多做供应链金融的公司并没有金融的基础和风控意识。”王骥跃表示。


王骥跃说,供应链金融是基于供应链资金流的金融服务行为,逻辑上是很容易的,只要供应链上资金不断流,借款的还款来源就是确定的,融资只是把未来的现金流用利率贴现到现在拿走了。借款利率和资金投资回报率之间的价差,就是获利空间。但是他也强调,这里存在多个假设,如果还款来源不确定了,就面临现实的还款压力。如果资金回报率下降了,就意味着做这事可能入不敷出。“很多供应链出问题,表面上看上去是资金不能兑付的问题,但实际上,是作为融资基础的现金流出了问题,或者是融资基础压根就不存在。”


中阅资本管理股份公司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孙建波表示,供应链的真实性和付款方的资信能力应该是做供应链金融最需要注意的两大问题。透过这些上市公司踩“坑”现象,问题的本质应该是经营和金融之间的关系,是否经营可以和金融直接挂钩,有无存在混淆的情况。同时,他提出其实讨论的聚焦点应该在“应收账款应不应该金融化,何种信用等级的应收账款才应该金融化”。


“只有拥有行业核心资源,能全面了解行业,才能实现较好的风险控制,因此不是所有的公司都是适合发展供应链金融。”戴志峰表示。


据业内人士透露,例如承兴事件的供应链骗局在业内并不鲜见。


“供应链融资主要依托的是核心企业的信用,但不少核心企业都是大体量公司,往往存在大企业病,内部管理存在失控,所以有可能出现大企业内部和上下游一起勾结、虚构往来凭空融资的情况。”一位从事供应链金融的前民生银行人士表示,“在核心企业的信用加持下,不少供应链融资的成本相对比较低,所以也会被一些核心企业上下游公司打主意,承兴事件发生后,不排除有更多供应链融资出现爆雷的情况。”

(责任编辑:张旻)

内蒙古金融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内蒙古金融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内蒙古金融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内蒙古金融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内蒙古金融网)”的作品,内蒙古金融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易购彩票_彩票Copyright © 2007-2018 Nmgjr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内蒙古金融网版权所有

邮箱: cfp05@163.com   联系电话: 0471-4952235   传真: 0471-4952269

常年法律顾问:北京市盈科律师事务所  高级合伙人 蒋利  电话: 18686014277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经营许可证 蒙ICP备08100000号

易购彩票_彩票·内蒙古金融网络传媒中心 中国网通集团提供宽带支持